破孩子的小树屋

码一个进度(ノ)`ω´(ヾ) ​​​

中秋

过着第一个和家人分开的中秋。

没有老爸和外婆烧的一桌好菜;没有一家子人坐在小小的客厅里热闹的举杯共饮,谈天说地;没有碗旁的一听啤酒跟老爸一块儿小酌几杯。
自己一人坐在食堂没有人的一角,等着那不是那么好吃的饭菜,捧着没有什么味道的青菜豆腐汤,格外怀念爷爷炖的甜甜高汤,想象家中那刚从异乡匆匆赶回的老姐到爷爷家一块团聚,难得家里的人齐了却独独少了我一人。

看着小妹发的团圆饭照片,屋子比记忆中的又小了一点,中间的饭桌却是依旧那么大,饭菜齐全,看着照片就能想象出那热腾腾伴着的香味,小妹一定还是要了瓶椰子奶吧,老爸姨丈他们也一定开了家里的好酒,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的醉醺醺的。外公身体没有以前那么好了,外婆和妈妈大概不会让他在喝酒了吧,或许在姨丈和老爸的怂恿下还会在喝一小杯?老妈还是坐在离门最近的位置,中秋了生意大概会很忙吧,照片里只拍到了你的背影,想着大概又要出去送货了。老爸说你今天很累,连平常聊天都没有就沉沉睡去了。妈,好好休息,注意身体。老爸,你也别喝那么多酒了,平日工作强度又那么大,你每次喝醉我和妈都都担心,我和你都做的不好,现在她看不到我了,我也尽量早些睡觉,你也喝少点酒吧,不少太多,别喝醉就好,让妈少操劳些。

还有,祝远在家乡的你们中秋快乐。
不听你们话的坏孩子想家了。

美龄宫一游。

明孝陵一游。

夫子庙一游。

玄武湖一游。

日记

精神上的贫乏怎么能怪物质上的富有呢?
fuck money shit .

2017.5.3
• 他是我的一个发小,六年的同学,十二年的邻居。时隔三年初中未见,我们考到了同一所高中。很奇妙也很幼稚,多年后的我们依旧像小学那样玩着你戳戳你的游戏作为打招呼,尽管我俩本就没有多少默契可言。

2017.5.8
• 我的书被人拿了,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一个,很讨厌很讨厌的人。
• 操你大爷,下次别让小爷逮到你

2017.5.20
• 今天520,跟高考表白成绩会不会好一点?
• 我想去我想去的那个城市,上我想要的大学,搞研究,当个科学家,做点小贡献

2017.5.25
• 时间过得好快,还剩12天,心情略烦躁
• 不想和同学保持正常关系,我想和你保持距离,也不远,到我感受不到你的存在就好
• 真希望时间能过得在慢点。

议论

你说零一?他啊,就是精神上的伟人,现实里的废人。离了他那些盲目追捧他的追随者,他根本没有活下去的能力。

保安

雨下的细腻,绵稠,街边站着一个巡逻的保安。
微微有些胖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巡逻制服,戴着黑色执勤帽,却撑着一把并不搭调的粉色的雨伞,百无聊赖的在那块地儿来回走动着,时而停下脚步小幅度的蹦跶几下,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将手里的伞柄塞到了制服的口袋里,站在那十足的威风,却又带着一丝丝无声的趣味。
巡逻区内的保安骑着一辆粉色的单车,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儿,惬意的穿梭着。
一旁站着的一个一手拿着一把黑色的长夹一手拿着黑色垃圾袋,在青石小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孤岛

在先生的领航下,我们驶着船来到了一座孤岛---------一座被世界遗忘的岛。事实上,没有陨星石的庇佑,那座岛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。
驶近海岸,目测没什么“脏东西”我们便下了船。在海上漂泊了那么多天,当踩在脚下的终于不再是晃晃悠悠的船板而是厚实的土地时,我的一颗漂浮不定的心仿佛也终于安定了下来。
走下来四处望望, 岛上的居民区设施看起来没怎么损坏,但毫无人气的感觉让我们的心忽的又悬了起来。
“蓝洋,用精神力搜寻一下岛上有没有活人。”
听到先生发话,蓝洋闭上了眼开始搜寻工作,精神力一圈圈如波浪般荡漾开来。
“诶,好像真的一个人都没……”
木狄忽然皱起眉头,道:“蓝洋,你左边那栋住宅楼好像有东西,看看是什么?”
“诶,我看看……啊,是两个小孩!”蓝洋惊呼道。
“小孩?这荒岛上怎么可能只剩两孩子?走,大家小心些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“好。”

走到门前,我一脸纠结地敲了敲门,开门的小男孩从那条窄窄的门缝中一脸警惕的看着我。
“呃……嗨,你好?”
跟他磕磕绊绊的解释了我们从哪来来干什么,小家伙总算是开了门让我们进去。我擦了擦额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呼了口气,回头瞥见先生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, “口误挺多啊你,再有下次就把你丢回去回炉重造。”
“……”天气真冷。
房子的面积不大,客厅里还坐着一个正在吃东西的小女孩,捧着碗用着直勾勾的眼神望着我们。
我们找了块儿地便坐了下来,跟男孩了解岛上的情况。
岛上的居民精神存在不知是什么缘故伐值很低,这让蓝洋很懊恼,他根本找不到其他居民的位置。
“哥哥,我想爸爸妈妈了。”一直坐在一旁安静吃东西的小女孩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碗开口说话,让沉思的众人忽然停滞了一下。
小男孩走到女孩旁边,双手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,“爸爸妈妈就在那边,以后一定会见到的,一定会的……”
…………

深夜,女孩忽的睁开了眼,看了看睡在身旁守着的哥哥,一道空间裂缝闪在女孩床边。